秦耀大樱桃
秦耀树上干杏
秦耀苹果
秦耀树莓
秦耀移动果园
秦耀其他产品
秦耀组培苗木
秦耀果蔬盆景
 
网站首页 >> 新闻动态
 
【秦耀●美文鉴赏】转身,时间都去哪儿了
日期:[2020/12/6]   作者:[管理员]   共阅[18]次
门前老树长新芽,院里枯木又开花,半生存了好多话,藏进了满头白发。”平实的语句,却是一生的浓缩,直白的把人生故事娓娓道来,字字句句却直戳心扉,让人沉默,乃至深思。——滴墨成伤
昏暗的灯光,静止的画面,我们坐在苍老的岁月空间,感慨人生不仅仅是一场戏剧性的表演。听!耳边滴滴答答的是什么?是看不到摸不到的时间在一分一秒的穿越身边,拾不起的昨天,抓不住的今天,那么明天呢?我们的时间都去哪儿了?
短暂人生,时间就是指尖的流沙,我们拼命想握住它,抓的越紧却流失的越快,脚边滑落的不是尘沙,而是生命的记忆!昨日的距离不遥远,却在记忆里隔了一座座山,没有确切的分割线,却遗失了不见;今天的踌躇就在眼前,满满的壮语却沉默无言,挥挥手,触不到时间的衣袖,只知道它在急匆匆的行走;明天呢?明天你在哪儿!我望眼欲穿,我精心规划的宏图伟志却不知能否实现,摇摇头,没有人给我一个想要的答案。
人生伊始,呱呱落地,牙牙学语,时间就在父母的期待和喜悦中拉开了帷幕,继而是含辛茹苦的日子,让每一个孩子出类拔萃。那些骄傲写在了父母的记忆里,而父母自己的青春就这么悄然离去。
上学的花季,伴随着阳光,时间就在潺潺的墨香里熏陶着求知的心灵,渴望的眼神看不到时间来过的痕迹,只有朗朗的笑声见证着成长的光阴。
那凌乱的麻花辫把岁月染黄,清澈的眼神看不到远天的蒿草,面对人生,我们曾经引以为豪的青春就被瞬间撞弯了腰,曾经捧着《基督山伯爵》幻想着传奇世界的真实,当梦想一再被惊醒,当低谷一次次出现,我已经离现实太远,找不到回来的路,于是把自己遗失在沧海桑田好多年,于是我怀疑我的时间被沧海桑田掠去。
我执着我的一颗热心,把任何情感都看作是上苍的恩赐,追求爱情,喜悦或者忧伤,都代表着我们经历过,那些或近或远的情感,一再的填补了内心深处的荒凉。我挥舞的双手蘸满真诚的浓墨,却划出了满天的霜花,一颗冰封的心难再呵笔,有些场景已是物是人非,情缘难续,时间把我留在了梦里,任凭怎么挣扎也走不出。
霜染白发,满脸皱纹时,时间就在儿孙的依赖中走过,当他们真正走出家门,有了自己的世界,那么剩下的日子就爬满了孤寂,时间就在形影相吊中消失了。
摸爬滚打,起起落落的一路,渐渐压弯了脊梁,天长地久的经纬线无情的刻在了脸上,这一刻,我老了,只是我已记不起,我的时间都去哪儿了!看得见春夏秋冬的荏苒,看不到时间流淌的痕迹,看得见渐已沧桑的容颜,看不到时间划过青春的刀片。
岁月蹉跎,时光荏苒,人生都有尽头,难捱的黄昏被灵堂的灯光点亮,时间就再也穿越不了那低入尘埃的坟墓了,时间便哪儿都去不了了。
人生到处知何似,恰似飞鸿踏雪泥。泥土偶然留指抓,鸿飞哪复计东西。
是啊,时间就这么伴随我们一生,永远都是我们在拼命地追赶,尽然它就在我们身边,却总让我们看不见,同时又让我们惶恐不安。  
我的时间都在等待,等待功成名就,等待执子之手,等待白发苍苍,等待儿孙满堂,等待毫无遗憾的人生散场,当所有的等待都在身边飘散,我终于看清这所有的结果都是那么的苍白,不仅丢失了时间,也把自己迷失了。如风的时日匆匆而逝,似水流年,它总是变换着模样让我们迷茫,让我们感叹!
时间一滴一嗒的敲在心上,有些痛,也有些痒,总是深夜里起来张望,想看一看时间来往的方向,夜有些冷,也有些长,我没触摸上时间的额头,也没踩到它的尾巴,它就这么悄悄的和我开着玩笑,扬长而去,我不想坐下来哭泣。可是即便是不想流泪,即便是紧紧地闭上眼睛,泪水还是会从眼角渗出。风雨无情的日子,心头还是徒劳的叹息。
我的时间都去哪儿了,谁看到我满脸的皱纹,谁看到我满头的白发,谁听得到我无奈的叹息,谁又能找回我失去的曾经。
一度把命运看作是捏在指尖的羽毛,它如此轻,又如此纯,捏的松了怕飘,捏的紧了手指会疼,羽毛也会面目全非,我们就这么无奈的看着它打发时间,找不到最佳的生存或栖息位置。于是时间走远了,羽毛凌乱了,指尖酸痛了,松开手,还是一无所有。
回头看看,我把时间丢失在了风里,风吹起我的长发和单薄的外衣,没有五斗的财富来装饰自己,没有大红大紫的华丽来风光自己,悲剧一次次上演,有限的时日却没有找到一个完美的自己。
我把时间丢失在了雨里,雨打湿的不是时间表,而是花开的日子,满地残红,击碎了一个又一个的梦,滴滴答答敲击着难眠的夜,没有一枕黄粱的喜悦,却有大限已近的忧伤,红尘,就这么让人白白欢喜了一场。
我把时间丢失在了坎坎坷坷的路途里,走走停停的人生,时间不是一路走一路拾的玉米,更多的它只会忘记,捡不起的人生,丢得下岁月,老去的瞬间,双手已被光阴磨损的沟壑片片。
我把时间丢失在了自己的记忆里,转身,记忆已经结冰,无法穿越的年轮,还在一圈圈的扩大,直至停止。
今天的记忆,好似一场老电影上演,放映机咿咿呀呀,上映着昨日的悲喜,明天又在哪儿,又将放映谁的一世繁华。昨日的眼角,今日的霜花,今日的虚度,也将成为明日的白发。
墙角的沉默,只有叹息伴随着时光走远,一去不返。
心上的伤痕,难以抹去被情感划伤的记忆。
满眼的泪花,浑浊而落,有谁知道面对深夜的孤灯,我不想老去。
挥手的岁月,所剩无几,似乎再也嗅不到时光来过的气息。
岁月流转,如白驹过隙,我不想说,也弄不清我的时间到底去哪儿了,只依稀记得,它流淌过我们生命所有的点滴,人生怕失去才去躲避,怕面对才会消极。可终究,每一场戏我们都真实的演完了自己。时间是抓不住的,还有多少幸福可以在故事里穿过,那微热的手心,还能抓住多少余下的光阴。
时间都去哪儿了?红尘过往,短暂的一痕,一剎那又飘散了,细细品味人生的悲喜,多少故事都会让我们发出时间难留的感叹!还没来得及回味青春,还没来得及歌舞榕树下,时间就这么滴滴嗒嗒,如指尖流过的细沙,在眉心眼角悄然滑落,碎了一地人生浓缩的叹息。
悠长的岁月如那江的烟花,渐渐归于平静,在这云水间的世界停停走走,是我丢了时间,还是时间将我遗忘,只是孤寂的看着红尘演绎的乱世,沉湎在我冗长而短促的世界,随光阴的流逝,化为草,化为云烟,化为来世的憧憬,在流年的陌上静等花开。
关闭
 
版权所有 © 2013 秦耀园艺-咸阳秦耀园艺有限公司  联系电话:029-38456288
地 址:咸阳市秦都区吴家堡  兴平基地:兴平市南位镇新优品种示范园
备案号:陕ICP备13003162号